聖徒2017 秋季歐洲相調行動的分享見證

English version

Part 1

秋季训练主题是“召会的恢复”,其中有一篇信息讲到召会生活的恢复。借着正常召会生活的恢复,一个地方的召会作为主在当地的金灯台就能借着当地圣徒的生活而发光照耀。训练后我参加了从莱比锡到巴黎的巴士行程,一路与来自各地的圣徒及欧洲当地的圣徒相调,最大的感觉就是看见借着这个职事的书报信息,主使许多清心爱主的信徒得着光照,起来寻求脱离基督教分裂死沉的光景,进而进入召会聚集和召会生活。無論在法德邊境重鎮斯特拉斯堡,或是努曼底海邊小鎮迪耶普,甚或在巴黎都聽見或看見這樣的見證。無論走到哪裡,我們都與當地聖徒一起分發聖經。 12號我們在巴黎大學分發聖經,中午我們先與巴黎圣徒有相調和午餐,之後我們就分組出發,由一些當地聖徒帶領有一個兩小時左右的步行市區遊覽,4點左右到達目的地聖經分發處-對我們這一組來說是巴黎第六大學,這樣的安排也是為了與學校下課時間配合,並使更多當地的聖徒可以在下班後趕來一起有分。當我們在時下時停的小雨中走了兩個小時到達指定場地時,卻發現那裡的情形相當混亂,不知什麼團體在路邊大樹上掛了巨幅的宣傳海報,寫著當今世界是科學世界,海報下兩位穿著鮮豔制服的年輕人大聲吆喝,吸引人們的注意。就在我們聚攏禱告時,一對醉醺醺的男女流浪漢在我們身後叫罵著扭打起來。但是隨著我們的禱告,情形就改變了,吵嚷的人群很快散去,下課了的學生出現在校園裡向我們走來,一些本地的聖徒也趕來了,帶來了小桌子和印制好的桌布和懸掛的海報,還有分發的材料,大家很高興,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幫忙放置桌子,擺放聖經和其他材料並把海報掛起來。 我站在一邊發現有一對中年夫婦模樣的當地人已經圍著我們走了一圈半了,特別當聖徒們在鋪放桌布和懸掛海報時他們靠得更近了,很仔細地看那些說明文字,雖然我還沒有拿到要分發的材料,手裡只有幾張備用的福音單張,就抓住機會滿臉堆笑的走上去,遞給他們一張福音單張。那位先生接過單張就立刻仔細的讀起來,那位女士卻馬上和我急切的交談起來,隨後她看見我一臉茫然的表情才猛然醒悟過來,改用英語問我,“你說法語嗎?”周圍忙亂的聖徒們這時已經聽見並註意到了這個談話,馬上有兩位能講法語的聖徒靠了過來,把談話接了過去。我出於關切,仍然站在旁邊留意他們,只見那位年輕的弟兄對那位女士提的兩個簡短問題,極為嚴肅的回答說,No,No!我心裡想完了,他們大概不是我們所要找的那些人。但是那位女士下一個問題卻讓那位弟兄眉開眼笑,連連點頭,我猜他的回答是,是的是的,我們就是。弟兄馬上轉身從桌子上拿起兩本剛放好的恢復本聖經,遞給他們一人一本,並幫他們拆開包裝,就著聖經與他們談了很久,也彼此交換了信息。事後我才想起曾經有弟兄交通過耶和華見證人之類的組織在歐洲大肆活動,引起人們疑慮與反感。但主會藉著我們的配合,得著更多愛祂也愛祂的話語的人,起來脫離宗教分裂死沉的光景,進入合一蒙福的召會生活和建造之中,使金燈檯在各地發光照耀,成為祂榮耀的見證。

被帶進2017年歷史舞台的中央並且經歷主恢復豐富的傳承 祂奇妙的預備 自從我40年前開始工作以來,我一直都想訪問歐洲。當我在猶豫是否參加這次的ITERO(長老同工特會),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問我的妻子這個問題:我們還能等500年嗎?她的回應是如此明瞭。是耶和華的主宰,讓我在今年初時失去了我上一份的工作,並因祂奇妙的預備(和供給),我和我妻子才有機會有分於主在歐洲的這一次重大的行動。 召會歷史與祂的恢復 在從英國到德國,比利時與法國的整個19天的旅程(9月28日至10月16日)之間,我被帶進了召會歷史舞台的中央,並充分享受祂復興豐富的傳承。這次的旅行完全符合這次秋季長老同工特會的主題:召會的恢復。 我深刻的印象 我對以下內容印象深刻: 主的複興與聖經,也就是神記載的話是息息相關。當時印刷機被發明的時代,許多人為了將聖經翻譯成當時通用的白話文,冒了生命危險,最終為主殉道。聖經突然成了一本被開啟(開放)的書。讚美主!今天,我們不只有一本翻譯的聖經,我們更是有一本被解開的聖經,我們可讀,可理解,可享受。 對於歐洲青年人敞開的情形和他們對於研讀聖經和福音的正面回應我感到驚喜。 結論 我們知道,“召會歷史給我們看見,世界局勢是主在地上行動的指標。”(世界局势与主的行動方向,第9頁) 在1991年,李弟兄說到 “主當前恢復的方向必須向著歐洲而去” (p.17). 在但以理二章大人像之異象的終極應驗上,歐洲比任何其他國家和種族都更為關鍵和重要。 所以,讓我們繼續與主為祂在歐洲的行動有更多的禱告,奉獻,與行動!

很喜樂這次我們參加了Amana書店的聖經研讀會,我們也參觀了倫敦的Bower House (當地全時間的訓練中心),Bower Farm 和 Woodland的營地。 所有這些能都是因為基督身體的代求而成就的,我們每週二禱告聚會也都有份與其中。 在英國圖書館,我們看到了西乃抄本的一部分,希臘文第一本手抄的聖經和古登堡印刷的第一本希臘文聖經。 此外我們也看到了,馬丁·路德的德國聖經和威廉·廷代爾的英文聖經(這本聖經最終被釋放了,因為主答應了他當時被焚燒行刑時最後的禱告,他喊:“主,打開英國國王的眼睛”)。 劍橋學者的歷史之旅給我們看見那些學者們不怕為他們的信仰和當時他們所看見的真理而殉道。 當我們離開時我深深的感受到我們所繼承的豐富傳承,也領悟到主會藉著祂七倍加強的靈,產生許多擁有殉道之靈得勝者。哈利路亞!在劍橋也有一個金燈台作為祂的見證。 整整一個星期,我們享受了布魯塞召會豐富的照顧。來訪的聖徒多於本地聖徒。我們有60位,在本地的40-50位聖徒分散在全國各地。在訪問瓦特堡城堡之後,我們的巴士突然不能啟動(瓦特堡城堡是馬丁·路德將原文希臘聖經翻譯成德文的地方)。主在這整個情形是有主宰的。這情形其實是一個預備的工作好讓司機先生在隔天早上接受主耶穌。他見證說他沒有看過一群在黑暗中足足5個小時也沒飯吃的人,完全沒有抱怨或生氣。我們全都在唱詩和禱告。他也要求我們再唱兩首他所享受的詩詩歌。 我們在法國里爾,比利時的大學,布魯塞爾的歐盟委員會和國會這些地方的聖經分發行動讓我們看見那些學生和與接觸到人的敞開。那週結尾的亮點就是那週末的特會以及那週在布魯塞爾與來自荷蘭與的法國聖徒一起聚集的主日。我們一起享受了國際長老同工訓練的三篇信息。這是歐洲第一次有8個同時進行的特惠以及在20個地方的聖經分發行動。我們從職事的信息,特會和世界局勢和主行動的方向的訓練得著異象和負擔,而當我在那裏成為這行動的一部分,親眼見證,身在其中,就好像被沉浸這應驗的實際裡。主正在天天,逐漸地恢復我們嚮著終極完成的目標邁進,這也是已過聖徒所渴慕的。我們相信,因祂的憐憫,我們都可以藉著禱告,奉獻與行動在祂的經綸裡向著標竿竭力向前。

Part 2

這次的歐洲之旅,實在很摸著我,有一段話一直印在我的腦中。「弟兄姐妹們! 如果我們這一生主能在我們身上有踏腳石的地方,我們能夠讓主在我們身上這樣經過,我們這一生就有價值了」。當時有一股衝動,很想變賣房子,去歐洲配搭服事,那裏需要家,需要飯食。今天主行動的大輪已來到歐洲了,雖然我不一定都能跟隨,我可以禱告去,財務去。但主給我看見,Surrey 好像更需要擴展和復興。我知道我不能作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否則神要從祂的口中把我們吐出去。我要作一個多結果子的人。願神的靈再來挑旺我,我願更多被主的話構成,享受主作我的生命。看重身體上的每一個肢體都是不可或缺的。關心,幫助,軟弱的,跌倒的,退後的,病痛的,貪窮的人。感謝主! 願主激勵我們一同往前。

感謝主,相信這次歐洲之行絕不是偶然的事。一開始三天巴黎特會,之後就是法國,瑞士,德國相調訪問。這也是我第一次去歐洲,心想終於可以放個大假並且好好的放鬆享受這十幾天的假期。但是幾天下來,除了相調訪問,還是相調加訪問‧‧‧‧‧ 。加上弟兄們的精心安排,完全沒有採購的時間和機會。坦白說是有點失望,因為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樣。隨然沒有買到什麼東西,可是這十幾天下來,我所得著的可說是超值了。我二十幾歲就信主,並且我是平安之子,人生沒經歷什麼苦難,人家問我要不要信耶穌,我想也沒想就說好,於是就在這樣的情形下信了主。主也實在是愛我,讓我生活過的蠻安逸的,以至於不冷不熱。 所以這次去特會,藉由弟兄們的分享,主的話句句點活了我。讓我不得不再次服在祂的權柄之下,簡單幾句話就讓我覺醒過來。這次特會說到,我們必須擔負有關世界終極局勢,神終極行動,以及神終極恢復的終極責任。神的終極行動是要得著一班有基督作生命並活祂的人,而我們終極的責任乃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作基督活的見証人,並在我們所在之地,以一種方式一同聚集,使我們能成為基督的身体,新人,燈台和新婦。 對於在我這種不冷不熱光景下的人,這些話對我而言都是曾經讀過的道理。但我這次去相調,我從那些來自各地的弟兄姐妹們身上看見他們那種說不出來對主的享受和愛慕。讓我不經羨慕起來,同時也讓我想起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光景。但不知何時失去了。 所以在要回來的最後幾天,我反覆思考,我向主認罪,我跟主說: 主啊! 求祢赦免我,求祢恢復我對祢起初的愛,我不要再不冷不熱的過召會生活,我要讓祢在我裏面作生命,在我裏面涌流,浸透,滲透,使我能適合建造成為祢的身體,作祢的彰顯。在我的所在之地的召會成為活的肢體。和那些愛祢的弟兄姐妹們同作肢體,一同奔跑屬天的賽程。

我是周莉姊妹,感謝主的憐憫,使我可以順服那靈的引導,有份於這次召會歷史中主恢復的歷史行程以及有份於法國發放聖經的福音行動。 我們共去了三個城市分發聖經,這裡我就分享一下在法國的兩個城市分發聖經的經歷中使我感動的點。 我們首先去到法國最北部的一個城市Strasbourg,第三個城市是巴黎。通常我們分發聖經的地點主要是選擇大學附近或大學門口,以及交通要道,在分發聖經的過程中,我們非常自然地兩兩三三地配搭,完全沒有因著我們不會說法語受到絲毫的影響,會說法語的聖徒教我們“Bonjour”你好! (法國人很喜歡這樣的問候),接著會說法語的聖徒馬上會問“可以耽誤你一分鐘嗎”,或者我們用英語問一句“One minute?”如果他們停住了,會說法語的聖徒就會跟他們講解我們恢復版的法文聖經,會請他們讀約翰福音3:16以及註解,他們會認真讀,之後會想要這本聖經,並且也願意留下他們的姓名及聯繫方式。在Strasbourg和巴黎分發聖經的經歷中,真是讓我看見了一幅美麗的圖畫,有些聖徒在前,有些聖徒隨即接上,配合的井井有條 (beautiful order),這次的經歷使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四活物”那甜美的配搭,主的靈與我們同在,也經歷了羅12:4 “正如我們一個身體上有好些肢體,但肢體不都有一樣的功用;”12:5 “我們這許多人,在基督裡是一個身體,並且各個互相作肢體,”。 據當地的聖徒說,感謝主,今天我們看見越來越多的平安之子願意向主敞開。因著這麼多年各地的聖徒為著歐洲的行動同心協力的禱告,主真是垂聽了我們的禱告,也因著這些願意為主奉獻的弟兄姊妹不遠萬里去到那裡並為著主在歐洲的開展堅守在當地。 再分享一點前面法國,瑞士,德國行程中所看見的主恢復的歷史: 首先,我們去到了法國里昂(Lyon) 看見了當年在羅馬帝國統治下時用來殘害基督徒的競技場。自兩千年前的許多信徒殉道,我們也看見因著有這些信徒的鮮血,還因著有許多願意為主獻上一切的愛主的基督徒見證的靈,今天在法國乃至於整個歐洲福音的果子正在不斷產生。 我們也看見,無論是十六世紀的路得馬丁,茲運理,卡爾文;十八世紀的施本爾,摩爾維亞弟兄們,新生鐸夫以及主護村;十八世紀至十九世紀的約翰衛斯里和查理衛斯理兄弟;十九世紀的普利茅斯的弟兄會,神一直都在不同的時間裡興起愛主的聖徒。二十世紀主興起了倪柝聲弟兄和李常受弟兄,帶進主末了的恢復。也使我們看見了主的恢復一次比一次更深,更多,更往前。 今天主恢復的行動方向在歐洲,我們實在是要看見這個異象。 91年2月伊拉克戰爭爆發,李弟兄就預見俄國會解體,9月就有弟兄們前往俄國,抓住了機會才有了後來主恢復在俄國興起。 2005年我們主恢復有大概100多位年輕人前往歐洲讀書,其中有二三十位聖徒是經過了兩年全時間訓練的年輕人,至今,這些青年聖徒講著流利的德語,法語等國語言。 2015年敘利亞動亂,造成了大批移民湧向歐洲,主恢復去了大批的聖徒開展福音行動,那些05年前後去歐洲讀書的聖徒如今真是在歐洲為主盡功用。結1:20 “靈往哪裡去,活物就往哪裡去,。。。” 啟示錄:14:14~15 14 我又觀看,看那,有一片白雲,雲上坐著一位好像人子,頭上戴著金冠冕,手裡拿著快鐮刀。 15 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了。 如今我們深深地感受到在歐洲的聖徒們真是盼望各地的弟兄姊妹們多多地前去歐洲,開家,配搭,為著主在歐洲建立更多的金燈檯,求主差遣我們。阿們!

© 1999. The Church in Surre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