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主,相信這次歐洲之行絕不是偶然的事。一開始三天巴黎特會,之後就是法國,瑞士,德國相調訪問。這也是我第一次去歐洲,心想終於可以放個大假並且好好的放鬆享受這十幾天的假期。但是幾天下來,除了相調訪問,還是相調加訪問‧‧‧‧‧ 。加上弟兄們的精心安排,完全沒有採購的時間和機會。坦白說是有點失望,因為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樣。隨然沒有買到什麼東西,可是這十幾天下來,我所得著的可說是超值了。我二十幾歲就信主,並且我是平安之子,人生沒經歷什麼苦難,人家問我要不要信耶穌,我想也沒想就說好,於是就在這樣的情形下信了主。主也實在是愛我,讓我生活過的蠻安逸的,以至於不冷不熱。

所以這次去特會,藉由弟兄們的分享,主的話句句點活了我。讓我不得不再次服在祂的權柄之下,簡單幾句話就讓我覺醒過來。這次特會說到,我們必須擔負有關世界終極局勢,神終極行動,以及神終極恢復的終極責任。神的終極行動是要得著一班有基督作生命並活祂的人,而我們終極的責任乃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作基督活的見証人,並在我們所在之地,以一種方式一同聚集,使我們能成為基督的身体,新人,燈台和新婦。

對於在我這種不冷不熱光景下的人,這些話對我而言都是曾經讀過的道理。但我這次去相調,我從那些來自各地的弟兄姐妹們身上看見他們那種說不出來對主的享受和愛慕。讓我不經羨慕起來,同時也讓我想起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光景。但不知何時失去了。

所以在要回來的最後幾天,我反覆思考,我向主認罪,我跟主說: 主啊! 求祢赦免我,求祢恢復我對祢起初的愛,我不要再不冷不熱的過召會生活,我要讓祢在我裏面作生命,在我裏面涌流,浸透,滲透,使我能適合建造成為祢的身體,作祢的彰顯。在我的所在之地的召會成為活的肢體。和那些愛祢的弟兄姐妹們同作肢體,一同奔跑屬天的賽程。

© 1999. The Church in Surre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