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樂這次我們參加了Amana書店的聖經研讀會,我們也參觀了倫敦的Bower House (當地全時間的訓練中心),Bower Farm 和 Woodland的營地。 所有這些能都是因為基督身體的代求而成就的,我們每週二禱告聚會也都有份與其中。

在英國圖書館,我們看到了西乃抄本的一部分,希臘文第一本手抄的聖經和古登堡印刷的第一本希臘文聖經。 此外我們也看到了,馬丁·路德的德國聖經和威廉·廷代爾的英文聖經(這本聖經最終被釋放了,因為主答應了他當時被焚燒行刑時最後的禱告,他喊:“主,打開英國國王的眼睛”)。 劍橋學者的歷史之旅給我們看見那些學者們不怕為他們的信仰和當時他們所看見的真理而殉道。 當我們離開時我深深的感受到我們所繼承的豐富傳承,也領悟到主會藉著祂七倍加強的靈,產生許多擁有殉道之靈得勝者。哈利路亞!在劍橋也有一個金燈台作為祂的見證。

整整一個星期,我們享受了布魯塞召會豐富的照顧。來訪的聖徒多於本地聖徒。我們有60位,在本地的40-50位聖徒分散在全國各地。在訪問瓦特堡城堡之後,我們的巴士突然不能啟動(瓦特堡城堡是馬丁·路德將原文希臘聖經翻譯成德文的地方)。主在這整個情形是有主宰的。這情形其實是一個預備的工作好讓司機先生在隔天早上接受主耶穌。他見證說他沒有看過一群在黑暗中足足5個小時也沒飯吃的人,完全沒有抱怨或生氣。我們全都在唱詩和禱告。他也要求我們再唱兩首他所享受的詩詩歌。

我們在法國里爾,比利時的大學,布魯塞爾的歐盟委員會和國會這些地方的聖經分發行動讓我們看見那些學生和與接觸到人的敞開。那週結尾的亮點就是那週末的特會以及那週在布魯塞爾與來自荷蘭與的法國聖徒一起聚集的主日。我們一起享受了國際長老同工訓練的三篇信息。這是歐洲第一次有8個同時進行的特惠以及在20個地方的聖經分發行動。我們從職事的信息,特會和世界局勢和主行動的方向的訓練得著異象和負擔,而當我在那裏成為這行動的一部分,親眼見證,身在其中,就好像被沉浸這應驗的實際裡。主正在天天,逐漸地恢復我們嚮著終極完成的目標邁進,這也是已過聖徒所渴慕的。我們相信,因祂的憐憫,我們都可以藉著禱告,奉獻與行動在祂的經綸裡向著標竿竭力向前。

© 1999. The Church in Surrey. All Rights Reserved.